校友风采:张启贵:扎根岗位 为中国高铁建设作贡献

作者: 单位: 浏览次数:11 发布时间:2019-11-13 投稿单位: 外媒的新闻出处: 图片: 摄影: 新闻栏目: 其他专栏: 图集: 内容:

张启贵,我校校友,1959年9月生,工学硕士,教授级高工,原中铁工程机械研究设计院副总工程师兼工程计算中心主任,中铁工业第一届专家委员会成员。1979年至1983年,在镇江船舶学院(江苏科技大学前身)机械制造工艺与设备专业学习,担任班级生活委员。

孜孜不倦人生路

从镇江船舶学院毕业后,张启贵踏上工作岗位,来到安庆477厂工作。在三年多的工作时间里,他主要完成日本大发柴油机标准件工艺编制,独立完成200mm长,齿升量达6mm的非标准腰孔推刀设计,成功完成对淮南煤矿苏式腰型孔联板加工,独立完成合肥水泥设计研究院破碎机工艺编制,圆满完成外协件加工任务,深受职工和领导的高度评价。

工作三年后,为了提升自己的专业素质,张启贵选择了继续求学之路。他考入吉林工业大学理科部、华中科技大学机一系学习,获得工学硕士学位。在吉林工业大学学习期间,系统学习了计算力学专业知识,后在华中科技大学名导师余俊教授指导下,完成国家“七五”重点科技攻关项目《轧机轴承内外圈与支座应力分析》。1990年张启贵结合本课题在美国ASME国际会议发表了论文《四列轧机轴承三维有限元分析》,该课题于1991年通过国内专家评审,认为本课题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张启贵在他的人生路上不懈追求,从未放松。在武汉机械工艺研究所工作期间,他先后完成德国模具的数控编程和加工,计算机辅助设计教学,ALGOR软件的推广。后受江海集团委托,任江海家具总工程师,负责对德国引进的家具生产线进行调试和安装。外国专家认为至少需要一年时间的消化,但由于他的努力以及在船院学习的数控知识和线切割编程经验,仅用一个月就正式投入了生产。张启贵先后完成武汉市市徽雕刻,部队指挥控制台加工和武汉无线电厂几千对高级音箱外壳的设计和生产。由于加工中心主轴旋转速度高达18000转/分钟,他编写了严格的操作规程,从而保证了设备安全使用。

1998年,张启贵开启了他的人生新旅程,转入中铁工程机械研究设计院工作,任机械院副总工程师兼计算中心主任,他在这个岗位上连续工作了21年,扎根行业,为中国高铁建设贡献智慧和力量。他主要从事高铁施工装备的有限元计算和结构优化。21年来,先后完成各种型号的高铁箱梁架桥机、运梁车、搬运机及提梁机(数十种型号)的结构分析与有限元计算,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正确应用于设备的研发,发表了多篇学术论文,并在本专业领域多次作为专家参加业内学术会议及评审。全程参与我国三代高铁架桥机总体结构有限元总体结构的分析和计算,在架桥机计算中,利用自己专业知识对箱梁结构进行把关计算。除参与计算我国三代高速铁路架桥机外,还先后参与了国际领先水平的850吨宁波杭甬线余慈高速公路JQ850架桥机、国内在役最大的1300吨三门湾跨海大桥箱梁JQ1300架桥机、900吨运架一体机、900吨双跨架桥机和JQ170铁路架桥机的总体结构有限元分析。

为港珠澳大桥技术攻关贡献智慧

张启贵在工作岗位上参与过的重大项目很多,而最让他激动和自豪的,就是参与了港珠澳大桥建设。

2011年,为满足港珠澳大桥大吨位钢箱梁场内吊装、转运、线形控制、装船等苛刻要求,中铁机械院专门研究设计2000吨轨行式门式起重机。它是国内同类型最大起重能力的门式起重机,在大型钢箱梁的吊运装船过程中也是首次采用这种门机,满足了港珠澳大桥所有大节段钢箱梁的吊运。张启贵负责该设备的总体结构有限元分析,其科学计算结果对设备的成功设计和安全使用起到关键作用。

2015年10月,受武船重型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即港珠澳大桥桥梁工程CB02标项目组委托,由中铁机械院院负责对2000t门式起重机翻身钢索塔进行安全评估。这是一项在世界范围内从没人完成过的任务,要用两台2000吨双轨门式起重机将一座巨型且不规则的重达3234吨钢索塔翻转180°。原来,港珠澳大桥桥梁工程CB02标段江海直达船航道桥为中央平行单索面三塔钢箱梁斜拉桥,索塔为“海豚”形状,其中138号钢索塔由于现场吊装工况制约,需要变为副塔在下、主塔在上进行运输吊装。因为超重、不规则,索塔在翻身过程中四点受力在不断变化,只要其中一个吊点受力过大就可能引起钢绳断裂,对工程建设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所以在外人看来异常简单的一次索塔翻身,张启贵和团队整整花了六个月时间反复计算才最终确定方案。因为没有先例可循,他们提出的方案存在一定风险。施工当天,使用单位操作手产生较大心里压力而不敢上去操作,自己的装备自己最有信心,为了保证工作进度,张启贵立即指挥他们设计院的技术人员亲手操作。翻身开始后,现场数据和图片由现场不断传递到张启贵手中进行复核,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岸66!?,张启贵接到了人生中最让人激动的一个电话,相关项目负责人兴奋地说,“成功了,你们的设备帮了大忙,万分感谢!”接过电话,张启贵已经哽咽地说不出话来,眼里都是幸福的泪水。

为我国高铁施工装备结构安全保驾护航

张启贵前十几年主要精力放在理论学习和数控编程上,在相应领域取得了一定成绩,尽管工作较忙,但他一刻也没放松对结构力学和有限元的学习和研究。

英雄终有用武之地。一次偶然机会,张启贵被调到铁道部武汉工程机械研究所工作。那时我国第一代高速铁路架桥机研究在这里展开,当时由于高速铁路架桥机设计在国内刚刚开始,资料缺乏又无经验,有关架桥机有限元计算的文章也很难见到,这给设计和计算都带来较大挑战。在课题组同事的信任和配合下,经过日夜奋战,他圆满完成第一台高速铁路架桥机JQ600的三维有限元分析,保证了架桥机结构和施工安全。第三代架桥机是我国最新的架桥机,也是难度较大的高铁架桥机,由于跨度增加,额定载荷增加以及横截面尺寸限制,每一个工况对他来说都是一个坎,经过反复计算和优化,张启贵提出很多合理化建议并最后取得成功。

无论是求学期间还是工作期间,一个人一生中能接到这种特大型设备3至5台的计算就很不容易,但张启贵累计计算已达100多台以上并做到零失误,整整在这个岗位上坚持21年,这对一个计算者来说就更加不容易了。几十年如一日,他几乎放弃了所有周末休息时间,常常工作到深夜。在他的努力下减少了施工载荷并为国家节约了大量钢材,科研成果荣获省部级以上奖项16项,其中中国铁道学会科学技术奖1项,在高铁搬提运架设备有限元计算方面所取得的成绩也得到中国铁路桥隧工程机械名师、西南交通大学唐经世教授的肯定和赞扬。他为我国高铁施工装备结构安全保驾护航,尽到了最大努力。

2003年毕业20年回母校聚会


聚星娱乐app下载网址